燕墓秋

沉迷刺客信条。arno真是太好看了。

感觉要被新一集的法斯虐哭了TAT
脑补了8、9两集之间的一些事……
当然也可以认为是我瞎写发泄的。
短篇,一发完。

  “今天,又放晴了啊。”法斯睁着无神的双眼望着被冰雪覆盖的旷野,想象着与冰雪同色的身影紧握长刀,仰视即将出现月人的蔚蓝天幕。
  
  “铛————”从月亮上飘下的仙乐由远及近,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在空空荡荡的冻土上愈发清晰。
  
  他,在上面吧。一层薄冰在翠色的眼中凝结,在久远的夏季还是清澈明媚的眼神早已冻结的看不出一丝神采。双臂上流动的金色迅速蔓延全身,将法斯托到离月人很近的地方。破损的长刀自刀鞘中复苏,以一种无法抵挡的冷淡决绝的气势斩向了为首的月人。
  
  浓烟之后,只余半截空空的莲藕。
  
  “不在啊。”法斯低下头看了一眼还散着热气的长刀,眼底的失望又多了一分。整个身体好像失去了魂魄。
  
  合金手臂如无需经过法斯命令一样自行击溃了余下的月人,然后支撑不住地微颤、倾斜。
  
  法斯像是那些在出生地初具雏形的宝石似的坠落到地上,没有一点生气。曾令月人无比喜爱的磷叶石碎片在雪地里溅起,像是一场为了那个再也不能在冬日里存在的人落下的雪。
  
  
  金色在寒冰上扩散,直至覆盖住所有磷叶石的碎片。碎片以缓慢的速度在慢慢聚合,一点一点的拼凑出法斯头部的大概轮廓。意识逐渐回归的他对合金自我修复的要求置之不理。
  
  “为什么还是没有他呢……”
  
  “没完没了的巡逻,击碎浮冰,制止月人的进攻。这些是他以前几百年的冬天的日常工作啊。”
  
  “要是现在有月人过来,会不会把碎成片的我带——”
  
  黑色的木屐停在了视线之内。法斯的自语戛然而止。他向面带忧色的老师露出一个艰难的微笑。
  
  
  “怎么回事?”老师皱着眉头看着刚刚组装好的瘫在金红石常用的解剖台上的磷叶石。
  
  “我没事啊。”法斯安慰着老师也在安慰着自己,只是他冷冰冰的眼睛毫无说服力,“战斗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碎的。”
  
  “还控制不了手臂么……”
  
  “也许吧。”
  
  “……”
  
  “……”
  
  “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老师用衣袖覆住法斯让人心疼的眼睛,很无力的摸了摸他的头。
  
  “……”法斯沉默的用合金变化出四只手臂向着老师的背影挥了几下。
  
  “……”老师察觉到了磷叶石的举动,离开的脚步顿了顿,又渐行渐远,“以后我和你一起出去……”
  
  
  “还是带着安特库的那份活下去吧。”老师的背影消失之后,法斯用手臂捂住面无表情的脸,低语微不可闻。
  
  
  (完)

匆忙写的,请多多包涵